<div id="qo0qy"><small id="qo0qy"></small></div>
<strong id="qo0qy"><div id="qo0qy"></div></strong>
<div id="qo0qy"><wbr id="qo0qy"></wbr></div>
<small id="qo0qy"></small>
<div id="qo0qy"><div id="qo0qy"></div></div>
<small id="qo0qy"><wbr id="qo0qy"></wbr></small>
<xmp id="qo0qy"><div id="qo0qy"></div>
<small id="qo0qy"><wbr id="qo0qy"></wbr></small>
<wbr id="qo0qy"></wbr><xmp id="qo0qy"><wbr id="qo0qy"></wbr>

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www.1023u.com/u/gl6866 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

博文

火針的神奇

已有 467 次閱讀 2019-11-3 13:06 |個人分類:唐山系列|系統分類:人物紀事

我母親曾和我們生活了10年。人老了,抵抗力自然也就下降。有一次,她腰上起來皰疹。可她又無法親自去就診,雖然醫院離我家不遠。夫人用iPad將她腰上的皰疹拍下來,去我家對面的眼科中醫醫院找大夫看。大夫一看照片,就說是帶狀皰疹,也就是民間說的“纏腰龍”。這種病還是挺討厭的。哪怕是治好了,也會落下終生的神經痛的病根。大夫就給開了湯藥,我們回來自己煎。吃了湯藥,狀況有所好轉。又到北京廣安門中醫院開來半稀不干的外用藥,抹在皰疹區。弄得渾身都是褐色。但有病,也顧不了那么多了。后來我母親的病竟被中醫徹底治愈,而且沒有留下神經痛的病根,真是神了。

不久前我的一位朋友也是患了同樣的病。半夜發作起來,乘出租車去北京朝陽醫院看急診。但朝陽醫院夜班急診沒有皮膚科,說協和醫院國際部有。黑燈瞎火,朋友就沒去。第二天又去朝陽醫院皮膚科,可大夫說就是普通的皰疹,沒大當回事。開了些普通的藥。帶狀皰疹是病毒性疾病,絕非普通的皰疹藥就能奏效的。它的一大特點就是疼啊!難怪現在的醫院都有疼痛科,疼痛很是令人難以忍受的。于是又跑到中日友好醫院去看。這回診斷出來是帶狀皰疹。怎么辦?還是開藥,比較厲害的止痛藥。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止痛藥有一個比較大的副作用,嗜睡。讓病人整天昏昏沉沉,也很難受。說白了,病毒性疾病往往很難治好的。譬如說,病毒性流感,那只有打流感疫苗有效。而流感病毒的變異很快,還分什么型。可是帶狀皰疹卻沒有疫苗。大概只有讓病人不痛,慢慢自己恢復吧。

我的這位朋友有點兒背,落下神經痛的病根了。帶狀皰疹雖然慢慢消退了。可疼痛依然不減。還得吃止痛藥,止痛藥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讓人上癮。基本都是鴉片類的藥物,吃上一段時間,可不就上癮了嘛。而且這種藥特別貴,有的還自費。最后朋友以極大的毅力忍著痛把止痛藥戒掉了。代之以緩和一些的舒樂安定。晚上才能睡個踏實的覺,否則就是整宿無法入睡。

既來之,則安之吧。去北京寬街的中醫醫院皮膚科看,這回輪到中醫顯神通了。關鍵就是把落下的病根給去除啊。也是先湯藥,后針灸。甚至上了“火針”最后才有所好轉。但還是沒好利落。

我對火針并不陌生。當年我下鄉在唐山,因為風濕性關節炎大發作,也是痛得厲害。尤其是指關節,腫起一個個大包,連碰都不敢碰。也是到處尋醫問藥。那時的醫療條件和現在根本無法比。只能看中醫。中醫對我手指的包塊疼痛基本沒轍。后來,有人說不妨去看一下有絕活的一位大夫。他的絕活是什么?就是扎火針。于是我就一瘸一拐地去了。他見到我說,可以用火針治好。我心里想,不管好不好,先止痛是第一位的。當時我的手指痛得都無法打彎。

給我扎火針的大夫年齡似乎不到60歲的樣子。家里也未見女主人。但有一個小男孩。是孫子還是兒子?這就不清楚了。我去時見到他在揉面蒸饅頭。那時能吃到白面饅頭的人家真得不多。可是他卻能做得到。大概也是火針的收入還可以吧。我記得我在他那里還是花了點兒錢。

要說起扎火針,大家或許還感到陌生。是否按傳統的針灸穴位那樣扎呢?這樣說吧,針灸是中醫的絕活,有一套經絡理論。可是火針現在已經是中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了。給我朋友扎火針的大夫,據說就是火針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第三代傳人。大概技法有所不同,是墊上隔熱材料后,在皰疹創面上大面積潑灑上酒精后點燃,然后用比較粗的針在上面扎。而我呢,則更直接。說起來就跟受刑差不多。老先生拿出粗粗菱形銀針,在酒精燈上將針頭燒得通紅。把我的手攥住,對著疼痛的關節狠狠地扎進去,只聽得刺啦一聲,還有煙冒出來。可我的指關節的疼痛就緩解了。還真有點兒邪門。別看他那臟兮兮的手,指甲縫里還有黑泥兒。抓住我的手就這么一扎,我指關節疼痛就止住了。我看還行,繼續扎吧。

第一針緩解了疼痛,幾個腫痛的關節都被扎了一遍。火針在骨頭縫里留針。帶冷卻后起針。這就算是扎了一次。雖然把痛止住了,可腫卻未消。還是紅紅的,要再來幾次。老先生拿快布把我的手纏了一下,也不是什么消毒紗布。回去后不久傷口就化膿了。即便如此,并不那么痛了。化膿不要緊,再去的時候,老先生把火針依然往我化膿的傷口上扎,連續數次,腫痛就都消失了。一個冬天的樣子,我就往返著去扎火針。終于把風濕性關節炎的紅腫熱痛漲去除了。難道說火針不神奇嗎?當然,現在要讓外國人看起來,恐怕還是覺得有點兒玄,甚至慘不忍睹。其實中國人未必也就認為火針完全靠譜。跟人家說,也許會認為是在胡說,幸虧我是疤痕性體質,受傷后的疤痕都還在,我可以指出我指關節留下的扎火針后的體征。我和朋友聊天時就把我手上扎過火針留下的印記拿出來看。要說火針有什么依據?我并不認為那些所謂的火針大夫能說明白的。但那就是手藝。

科學哲學中有一派專講地方性知識的,所謂地方性知識抑或可稱為“土法子”。我想火針可能就是其中的一種。是否具有普適性?沒有理論支撐,但卻在實踐上可行。如何看待這類知識呢?似乎也是需要面對的一個課題。這是我親身經歷過的,和聽說過的二例火針的病例。既然是非物質文化遺產,我想肯定會有更大的適用范圍。我的病是在唐山下鄉時發作的,而恰巧我找到了火針。我的朋友是在北京發現的,但醫療方法與我有所不同。是否還有其他的方式方法呢?我想肯定有的。

不久前,我發現我國的速效救心丸對帶狀皰疹也有一定的療效。我就把這條消息轉發給了朋友。看是否有效了。



http://www.1023u.com/blog-105489-120465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阿芙樂爾號巡洋艦

4 范振英 楊正瓴 武夷山 劉煒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掃一掃,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11-4 15: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高清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