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qo0qy"><small id="qo0qy"></small></div>
<strong id="qo0qy"><div id="qo0qy"></div></strong>
<div id="qo0qy"><wbr id="qo0qy"></wbr></div>
<small id="qo0qy"></small>
<div id="qo0qy"><div id="qo0qy"></div></div>
<small id="qo0qy"><wbr id="qo0qy"></wbr></small>
<xmp id="qo0qy"><div id="qo0qy"></div>
<small id="qo0qy"><wbr id="qo0qy"></wbr></small>
<wbr id="qo0qy"></wbr><xmp id="qo0qy"><wbr id="qo0qy"></wbr>

馮大誠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1023u.com/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要使公眾了解大學 精選

已有 2050 次閱讀 2019-11-1 08:23 |個人分類:教育|系統分類:教學心得| 大學生, 研究生, 大學教授, 學術研究, 一刀切

要使公眾了解大學

現在我國的大學生越來越多了,每年新上大學的學生達到了800多萬人,開始讀研究生的人也有近80萬人之多。那么,社會是不是已經能夠了解我國的大學、了解大學的運轉、生活,了解大學教師的工作了呢?并不是的。絕大多數公眾并不了解,甚至很不了解。

雖然每年有八九百萬大學生和研究生入學,但是,畢竟在全國的總人口中還是很少的一個數量。即使是上過大學的人也只是了解他們自己的學生生活,并不怎么了解學校的運轉過程,更不了解教師的情況。而我們的媒體關于大學的報道可以說是極少,有一些報道也只是涉及大學里面出現的問題。說大學問題的多是“吐槽者”的一面之詞,很少有被吐槽者的分辯之音。一方面是吐槽者絮絮不止的“憤怒控訴”,另一方面的聲音則是聽學校“有關部門”三言兩語的統一發布。所以,公眾對于大學的印象實際上是越來越糟,而這種越來越糟的輿論與大學的現實并不相符。例如,現在關于大學教師特別是大學教授的傳聞就不是很好,認為大學教授只是一味賺錢,教學不負責任,不管學生,甚至無情地壓迫和剝削學生,強迫他們為自己做事情等等,而實際上的情況當然不是如此。

需要讓公眾了解大學的哪些方面?當然,最好是了解大學的一切。本來我們的大學是公眾辦的,應當讓公眾知道一切。但是,實際上很難做到,絕大多數人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即使在大學工作的人也不可能了解大學的一切。我想,應當讓公眾了解如今大學里面的真實情況,也應當讓盡可能多的人了解大學教師和大學生的主要任務、主要職責等。

很多家長認為大學生還是跟中小學生一樣,只是讀書長知識,一樣的讀書、背書,能夠考試考一個高分最好。教師也就與中小學教師一樣,照著教科書講一講,然后一遍遍輔導,盯著學生,不要調皮搗亂,不要出事情,以為他們的子女還只是孩子。甚至有很多研究生的家長也是這樣看。

現在大學生中確實有很多不用功學習,這是一個事實。但是,大學生已經是成年人,他們應當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現在大學生的不肯用功讀書,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從小而到大的“用功”都是在家長與老師逼迫下的無奈之舉,這種逼迫已經使得他們對于學習產生了極端的反感心理。社會不可能讓一個人一輩子像監獄那樣處在被逼迫之中。大學教師也不可能再像家長和中學教師那樣逼迫學生用功學習。所以,要想讓大學生用功學習,只有中小學減負,恢復他們的少年浪漫,不然,這些人不可能自覺地用功學習。當然,現在最激烈反對中小學減負的人群之一也正是這些家長。

很多人對大學教師需要做研究感到不理解,他們以為教師就是要教書,去做研究是不務正業。他們對于教師在研究項目上下功夫,很不理解,特別反對教師與企業的橫向聯系項目,以為這都是學校和教師貪圖金錢。他們認為,自己的“孩子”參加教師的項目,就是受到了教師的剝削,把學生當作勞動力使用。

大學與中學的不同之處,還在于大學教師不應當根據一本教科書照本宣科。我們這么多年來的大學教學水平上不去,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力圖讓大學教師的講課標準化。世界的知識越來越豐富,我們怎么能夠讓二十來歲的年輕學生一下子提高到接近于當今的人類知識的最高認識水平,這就要靠大學教師的高水平。高水平的教師能夠做到,而水平差的則可能會做得差些。要想大學有高水平的教師,這些教師就不能離開學術研究的第一線。只有在學術研究第一線的教師才能夠迅速提高學生的認識水平。全社會的公眾應當了解這一點,即高水平的教師必須參加學術研究。當然,人們也必須認識到,教學活動不能一刀切,必須讓高水平的大學教師自由地安排他的教學活動包括基礎課教學——但這是與本文無關的另一個問題。

學生特別是研究生要想真正提高認識世界的水平,就必須參加學術研究活動,從事學術研究工作。想讓剛剛有一點基礎知識的學生擔當一個課題的負責人顯然是很難做到的,一般情況下學生只能作為次要的助手參加教師的學術研究活動。學生在參加學術活動的過程中,逐漸學習學術研究的各種規則、方法、手段、訣竅等。在這個過程中,做一些雜務也是必然的。這種活動,一般情況下是師生雙方都有利而特別對學生有利的。在這種活動中,不可能像家長對獨生子女那樣把小孩子當作小皇帝那樣侍奉,對學生做得不好的地方,就是理所當然地要批評。某些人聽了受委屈的小皇帝們的一面之詞,就把學生參加學術活動看成是教師壓迫、剝削學生,那是非常荒謬的。而現在卻到處傳揚著這樣荒謬的所謂控訴。

現在的大學生是要交學費的,于是有些人便拿出類似“消費者是上帝”的牌子,好像學生是上帝一般。學校確實是為學生服務的,這個毫無疑問。但是,學生也是來受教育的,必須受到學校和教師的管理教育。對于公立大學來說,學生的學費,只是培養教育學生所需費用的很小一部分,國家的教育投資即全體人民的出資才是大部分。好些人卻不了解這些,好像學校在賺學生的錢似的。他們鼓吹免費上大學,而這樣做實際上只是少數人受其他人的補助,全世界主要國家都沒有這樣的事情。這樣的“理想”只存在于虛擬的網絡上到處傳播的文章中。

現在的大學教師,是不是教學不負責,是不是一心只想著撈錢?我已經退休很多年了,但是我知道,我熟悉的人、我過去的學生等,不是這樣的。他們這些中年教師(或者不妨稱呼為“老青椒”),這些教授、博導、副教授、甚至還是講師實際上非常辛苦。在工作上,他們受到的壓力非常大,各種考核不斷在鞭策他們。他們很用心地上課,從準備材料到考試結束,都必須細致認真,生怕出一丁點事故。他們既要嚴格要求學生,又怕學生誤會,出什么問題,真是戰戰兢兢。他們要不斷看文獻、做研究,寫論文、發表作品,申請課題和經費,爭取獎勵。他們差不多總是工作到深夜。他們也是人,有家庭、有孩子、有老人,自己也有疾病的威脅,很多人的健康情況低于同年齡的其他人。

我們必須承認,要得到同樣好甚至更好得多的結果,大學教師們本來可以不這樣辛苦的,很多問題是管理的問題。他們在做一些其實可以省略掉的工作,例如應付各種重復而繁瑣的檢查,填寫各種相似的表格等無聊的事情,以及在對待學生問題上的過分小心謹慎。本來,很多事情的產生是學生本身的問題,學校或教師方面最多只是一個小小的誘因,但是,一旦出了問題,甚至遇到一個不很正常的學生(毋庸諱言,這在所有人群中都存在一定的比例),教師就可能會遇到無窮無盡的麻煩。所以,他們必須十萬分謹慎小心。

大學教師這個群體在我國14億人口中,實在是小眾中的小眾。大多數人都并不了解他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但是,媒體上面關于他們的資訊,最多的是幾個有反面材料的事跡或者幾個不清不楚的“羅生門”事件。這也難怪,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吸引人。我想,要讓公眾了解大學的各個方面,了解大學教師的工作與生活也應當是一個重要的方面。

要使公眾了解大學,不但要引起大家的重視,也要想辦法、花力氣去做才行。

 




http://www.1023u.com/blog-612874-1204326.html

上一篇:雜說“燕”

13 鄭永軍 李學寬 孫冰 郭奕棣 王從彥 周忠浩 文克玲 黃永義 武夷山 劉潯江 李陶 楊金波 張勇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7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11-4 15: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高清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