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qo0qy"><small id="qo0qy"></small></div>
<strong id="qo0qy"><div id="qo0qy"></div></strong>
<div id="qo0qy"><wbr id="qo0qy"></wbr></div>
<small id="qo0qy"></small>
<div id="qo0qy"><div id="qo0qy"></div></div>
<small id="qo0qy"><wbr id="qo0qy"></wbr></small>
<xmp id="qo0qy"><div id="qo0qy"></div>
<small id="qo0qy"><wbr id="qo0qy"></wbr></small>
<wbr id="qo0qy"></wbr><xmp id="qo0qy"><wbr id="qo0qy"></wbr>

sunbaoxi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1023u.com/u/sunbaoxi

博文

俄羅斯雙城記之一:乘火車去謝爾蓋耶夫

已有 3521 次閱讀 2019-10-19 22:29 |個人分類:旅游札記|系統分類:海外觀察

    游覽克里姆林宮的時候,我買了兩套明信片。明信片的背面分別用俄語、英語、漢語等幾種語言注明了風景名勝的名稱。其中有一張很美,背面寫著“謝爾蓋耶夫圣三一修道院”。我和保爾決定去參觀這一個景點。 

    我們來到雅羅斯拉夫爾火車站,可是售票處的大妹子不會說英語,我們也不懂俄語。最終她拒絕為我們服務。一位排隊買票的兄弟建議我們換一個柜臺再碰一下運氣。近鄰的柜臺里坐在一位年輕的姑娘,她身材高挑,金黃色的長發披散在肩膀和后背上,湛藍的眼睛像兩泓清澈的湖水,映出了藍天的色彩。她的睫毛很長,眼睛很大,襯托著她的小臉兒,愈發顯得明亮而深邃。她的纖長的手指上留著長長的指甲,好像還做了美甲。我懷疑她是從童話書里走出來的人物,保爾也覺得這位小姐姐很漂亮。她也不會說英語,可是她一點兒也不著急,拿出自己的手機,把自己想說的話翻譯成英文讓我們看。她的手機很時尚,至少比普通俄羅斯人的手機領先了十年,一點兒也不比中國小姑娘的手機差。后來保爾告訴我,她用的手機是Samsung S8+。 

      好不容易買到了去謝爾蓋耶夫的火車票,姑娘示意我們快去乘火車。我和保爾急忙往外走。一名車站上的裝卸工人告訴我們走錯了,站臺在另一個方向,“4站臺,還有5分鐘,快跑!”他說。盡管我的年紀已經不小了,可是跑得還是很快,似乎又找到了年輕時候的感覺。 

      我們坐的是快車,每一節車廂都有乘務員,70 公里的路程,一個半小時就到了。謝爾蓋耶夫的圣三一修道院確實很美,來這里的游客大部分都是旅行社的大客車拉來的,象我和保爾這樣自助游的散客并不多。 

      回莫斯科的時候,我們買得慢車票,每張票只有180盧布,約合20元人民幣。火車上沒有衛生間,也沒有乘務員,保爾突然說想上廁所。他說麥當勞餐廳的衛生間里人很多,他只洗了一下手。離開車只有15分鐘了,我帶著保爾穿過幾節車廂,一直走到列車駕駛室,詢問車站里是否有衛生間。列車駕駛員正在打手機,用手比劃著和我們談論廁所的位置。我扭頭發現列車駕駛室的后面有一個單人廁所,廁所門開著,只有一個座便器,尿液流了一地,散發著一股人工合成氨的味道。我如釋重負,告訴保爾可以在這里方便一下。可是保爾說他又沒有感覺了。 

      俄羅斯的普通列車比國內的列車要寬一些,每排可以坐六個人,還留著一條寬敞的過道。靠近車頂的側窗開著,列車行進時風就涌了進來,使人感覺到絲絲的涼爽。但是太陽很毒,我們選了兩個挨著過道的座位。列車經過很多小站,每一站都要停幾分鐘,似乎也沒有檢票口和進站口,乘客直接走上站臺,登上列車,找一個位子坐下就行了,沿途也沒有人查驗車票。車廂里全是俄羅斯最普通的老百姓,坐在他們中間,似乎能夠感受到他們的喜怒哀樂,所思所想。經過一個小站的時候,上來幾個男女,每個人都拎著一個大包,其中一個中年男子,從包裹里取出幾幅床單,展示給大家,然后又疊好放了回去,沒有人買他的商品,他又到下一節車廂去了。還有人賣手電筒,他的買賣也沒有開張。快到莫斯科的時候,車廂里來了一名大姐,拿著一個音箱,站在門口引吭高歌。歲月磨滅了她全部的青春的印記,然而她的歌聲依舊婉轉,依舊深情,似乎仍然站在那個曾經屬于她的舞臺上。我準備出100盧布,準備合適的時候交給她。她唱完了,沒有作一刻的停留,徑直往下一節車廂走去,似乎她只是從這里經過,從來沒有唱過歌。前幾排的一位兄弟遞給她一點兒零錢,她道了謝,走了過去,消失在車廂的那一端。過了一段時間,車廂里又來了一個小伙子,拿著口風琴心不在焉地吹了一會兒,跑走了,沒有人給錢。 

      用了兩個小時,列車才到達莫斯科,站臺上擁滿了下班回家的人,還有乘客從站臺前部的碇石上跨過來。我們好不容易才擠到了出站口,出示車票,接受安檢,似乎剛剛進入到俄羅斯的邊界。





游記
http://www.1023u.com/blog-579347-1202624.html

上一篇:參加“祖國萬歲——科技工作者誦讀愛國詩篇及原創征集活動” 原創作品
下一篇:俄羅斯雙城記之二:鉛筆涂鴉出來的建筑

7 鄭永軍 蔡寧 徐長慶 王從彥 康建 郭奕棣 劉鋼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11-4 15: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高清电影下载